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彩库宝典挂牌 >

如何系统的研习佛法?

2019-10-17 01:52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初学不建议一上来就直接读佛藏原典,应该先读一些佛学概论性的书籍了解基本的名相和原理,比如圣严法师的学佛三书(《学佛群疑》、《正信的佛教》,《佛学入门》),陈兵居士的《佛陀的智慧》,《佛教生死学》,《自在之行:佛法正道论》,《佛教心理学》等,这位陈兵居士的见地非常深彻,他的书都推荐一读,然后再开始研读原典,很多重要的佛经都有古德的著疏讲解,可以作为学习的参考,阅读的时候顺便准备一本佛教辞典方便查阅一些名相,这里推荐一个在线佛学辞典,这是我目前发现的最好的佛学辞典:一行佛学辞典搜寻,搜索的时候记得输入必须是繁体。一般认真研读一段时间,自然就开始入门了。

  佛教诸乘诸宗的教理,可总摄为“一心缘起论”或“缘起心枢论”,以依自心观染净因果为总纲维。掌握一心缘起论的内容、实质及其义理展开的脉络,是观察佛法与外道法的区别,观察佛教诸家学说之同异浅深、偏圆顿渐,得大总持的诀要。

  华严宗祖师曾将大小乘诸家之说,归纳为业感缘起、源代码是什么意思?,赖耶缘起、如来藏缘起、法界缘起四种一心缘起论。近世日本学者多依此论立说,并加六大缘起等论。

  业感缘起论,华严宗用以指小乘教之法,包括声闻乘之四谛与缘觉乘之十二因缘。四谛大略依“此生故彼生”的法则,从众生现前生老病死等八苦交攻的苦果(苦谛)观造成苦果之因,以心起贪瞋痴等烦恼,以烦恼为本而造有漏善恶业为感得六道轮回苦果之因(集谛);依“此灭则彼灭”的法则,只要通过修持八正道、自净其心(道谛),灭却烦恼业因,则生死苦果自然灭尽,不生不灭的寂灭境界涅槃,于焉实现(灭谛)。十二因缘分析染净因果较四谛更为深细,大略亦依“此生则彼生”的法则,观老死忧悲之苦果因生而有,生从有(堕于三界的生命形态)生,有从取(执着希求)生,取从爱生,爱从受(领纳苦乐)生,受从触(心境接触)生,触从六入(眼耳鼻舌身意之门户开放)生,六入从名色(五蕴)生,名色从识生,识从行生,行从无明生,穷追生命缘起的十二连环,发现无明为老死忧悲等苦果之根株;又依“此灭则彼灭”的法则,只要灭尽无明,则行乃至老死忧悲,皆悉不得生,如伐毒树,其根若断,枝叶悉死。无明,即四谛中集谛所摄诸烦恼中的痴,一般释为过去世的烦恼,《摄大乘论》因此名十二缘起为“分别爱非爱缘起”。实际上,被认为烦恼惑业之本的痴、无明,本义为愚暗无智,不了真实,小乘教义中实指因计有实我实法、不知诸法缘起无我之真实而生的我执。三法印中作为中心的诸法无我印,即针对此执而设。

  大乘、密乘诸宗的教理,实际上亦不出四谛或染净因果的框架,只不过其说法更为深细而已。

  阿赖耶缘起论,华严宗判为大乘始教(法相宗)义,《摄大乘论》名为“分别白性缘起”。大略谓众生各有心体阿赖耶识,其中所藏无始以来有漏种子为因,以自己心识所变现的境相为缘,由不了境唯识变、不离心识,起俱生、分别两层我、法二执,以之为本,生七转识现行,现行又熏习种子,不断起惑造业,流转生死,自造成有碍、污染的根身器界;依阿赖耶识中的无漏种子,发菩提心、修六度四摄等行为因,观万法唯识,破我法二执,渐转识为智,转身为佛身,转境为净土。

  大乘空宗(中观学派、三论宗等)的教理,可名“性空缘起论”。其义略谓诸法因缘生,本无自性、空,空亦复空,为诸法实相;然众生的妄想识心,总是有违于缘起性空的真实,执假名为实有,起我法二执,横生戏论,执有执空,不见实相,由惑起业,或执假名有、造有漏业而轮转六道,或着空而不能彻法源底,出三界外生死;由息灭名言分别之戏论,证见诸法实相,勤修六度四摄,灭尽我法二执,乃超出三界内外生死,成就佛果。

  如来藏缘起论,华严宗判为大乘终教(《楞伽经》、《起信论》等所说)义。亦称“真如缘起”。略谓一切众生皆有本觉真心,亦名佛性、如来藏、心真如,本来寂灭清净,具足诸佛所证的一切清净功德,为世间、出世间一切法的体性,随缘现为世出世间一切法。由不觉此真心而生无明,以无明为本起生灭之八识,造成生死流转的众生界;然虽流转生死,真如随缘而不变,如来藏不减。若转迷为悟,则见本来是佛,与佛无异。众生与佛,区别唯在迷悟,而迷之与悟,皆依一真心本觉而起。

  法界缘起论,具称“圆融法界无尽缘起”,乃华严宗所判一乘圆教(华严、目前在减肥药排行榜排第一位的是什么减肥,天台之学)义,最为圆满。大略谓一真法界(即众生本觉真心)全体显现为宇宙万法,万法皆自性空、唯心现,以同一真如为体故,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,互相摄入无碍,缘起无尽,交织成事事圆融、重重交参的法界大缘起网,喻如帝释天冠上的千珠(因陀罗网):一一珠中映现一切珠,一切珠摄入于一珠,相摄相入,重重无尽。众生即佛,烦恼即菩提,生死即涅槃,诸佛所证、法界本具圆融无碍、缘起无尽的妙用,具足于众生之当念,本来现成,无欠无余,唯因妄念遮蔽而不得显现,若觉悟真心,以万行庄严佛果,则发无尽的妙用。

  日本真言宗的六大缘起论,谓世间、出世间一切法,皆以地水火风空识六大为体性,众生身六大与佛身六大无异,法尔具足佛智,心色无碍,当相即道,即事而真,唯由粗、细、极细三重妄执遮蔽白性清净心,使六大无碍的妙用不得显现。由修有相、无相二种瑜伽,身口意三业与佛果境界之三密相应,则妄执顿破,自性清净心的功德、六大无碍的妙用得以速疾显现。藏密无上瑜伽则说一种多层次的身心缘起论,分身心为粗、细、最细三层,粗心(前六识)依粗身(四大肉身)生分别妄执,细心(第七、八识)依细身(气脉明点)生俱生妄执(“八十性妄”),韩国mm小游戏?!遮蔽最细风心之心体光明不得显发,而虽由惑起业流转六道,现为众生,其五蕴、五大、十种气等,当体与佛无异,即身即佛;由修身语心,令心性光明显发,则凡夫身转为佛身,即身成佛。藏密大圆满见、大手印见、道果见,大体皆说即心即佛、即身即佛,生死、涅槃一切法皆本觉真心所显现,真心本具三身四智,不假修造,当体即是。由顿观心性,依本来是佛、圆满具足的正见修光明定,达无修无证,穷尽法性,则速疾成佛。基本属如来藏缘起论。

  诸乘诸宗的一心缘起论义理虽不无差别,然皆不离被视为佛法身舍利的缘起偈所示义的基本立场,皆依“诸法因缘生,我说是因缘,因缘尽故灭,我作如是说”,就心而观染净因果,将生死流转之因归结于自心的无明迷染,以尽除无明染因为解脱生死诸苦、超出因缘和合的有为境界之要道。诸说的区别,在所观之心,有真妄之差,所说无明,有浅深之别,就所观之心而言,业感缘起论、性空缘起论所观唯前六识,阿赖耶识缘起论所观为八识,皆属妄心;如来藏缘起论、法界缘起论、六大缘起论等所观为九识,属真心。业感缘起论说灭妄归真,阿赖耶缘起论说转妄为真,性空缘起论说离妄即真,如来藏缘起论等说即妄即真,其实质皆不出缘起渴“因缘尽故灭”离无明妄因即寂灭涅槃的大旨。就所说无明而言,业感缘起论以不知诸法无我之真实而起烦恼为无明,性空缘起论以由名言分别戏论所起我法二执为无明,赖耶缘起论以不了万法唯识、心亦无心而生的分别、俱生我法二执为无明,如来藏缘起论等以迷昧本觉真心绝待圆满为无明。不了诸法无我,乃诸宗所共认的无明之本。

  天台、华严二宗,曾以四谛为诸乘诸宗教义之共同纲宗,将诸家教理归纳于四种四谛:一、生灭四谛,从以灭灭生的角度,说灭尽无明染因而证寂灭涅槃,业感缘起论属此;二、无生四谛从因缘生法自性本空的角度,说体证无明无本、烦恼本空、诸法本来涅槃,与实相相应而修万行,证入混槃,性空缘起论属此;三、无作四谛,从肯定众生心性即佛的角度,说众生本觉真心在凡不减、在圣不增,离作为修造而修万行,转迷为悟,即显本觉所具德用,如来藏缘起论属此;四、无量四谛,从观佛因行果地境界的角度,说一真法界本具无量无碍妙用,以圆契真理的无量愿行而显现,法界缘起论属此。

  纵观诸家之说,从业感缘起论到法界缘起论,从生灭四谛到无量四谛,无论从所依心识之真妄、所说无明的深浅、所观境之广狭,还是从圆融性相、真俗的中道义而言,都可看出其所说义前浅后深、前局后圆、前渐后顿,次第深化而渐臻圆极。

  诸家一心缘起论的义理虽繁,而其精义,可于现前观一念妄心而总摄之。当现前心境相接,心被声色名利吸摄而起一念烦恼时,观此烦恼令身心热恼,为恶业之本,当念能生欲界苦果,识欲除苦果,须灭尽染因,为观业感缘起;次观所起烦恼染因,以自己心识深层染污种子为根株,分别境相为缘,执名相分别的外境为离心实有而生我法二执为本,观所分别的外境,其实不离内心分别,所执名相乃自心所变造,为观阿赖耶缘起;次观外境名相既依自心分别而生,依境而生的分别心亦无自性而空,空的观念亦空,以无所得为诀要,于言语道断、心行处灭之际体证诸法实相,为观性空缘起;次观与实相相应的离念境界,具空、明、乐等众德,现世间、出世间一切万法,此心即佛,本来无减,强名为真心、如来藏心等,为观如来藏缘起;次以前所见无碍真心,起无量行愿,修六度万行,因果同时,念念中显现本心所具清净功德,功圆果满,事事无碍、缘起无尽的妙用圆满显现,即证入法界缘起。